论文天地 PPP模式与体育场馆运营 ——以黄浦区工人体育馆为例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30日 浏览数:1352

    PPP模式,职工体育发展的助推器

    ——黄浦区工人体育馆探尝“公益性、市场化、高品质服务”有机结合的实践解析

     

    上海市总工会黄浦区工人体育馆  张云 司慕雪

     

    摘要:

    体育产业是朝阳产业,是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而近年来备受关注的PPP模式则是促进体育产业发展的新生推动力。自2013年正式开馆运行以来,按照“建设一流设施,坚持一流管理,提供一流服务,培育一流品牌”的目标,以工人体育馆姓“公”为“工”为指向,上海市总工会黄浦区工人体育馆引入PPP模式进行体育场馆日常管理运营及赛事活动策划讲求“公益性、市场化、高品质服务”有机结合,积极在公益性服务与市场化运作之间寻找平衡点,聚焦服务职工群众,助推职工体育发展,为创新中心城区全民健身的途径作出了有益的探尝。

    关键词:黄浦区工人体育馆、PPP模式、职工体育

     

    一、黄浦区工人体育馆概述

        (一)历史与属性

    黄浦区工人体育馆(以下或称区工人体育馆)是黄浦区总工会下属的事业单位,前身是南市区工人体育场,建成于1953年11月14日,场馆的建筑陈旧、设施简陋,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场馆“鸟枪换炮”新建了一幢活动楼,但此后一直未有新的变化,直至2009年。

    作为上海工会文体事业的窗口服务单位,黄浦区工人体育馆的固有属性是“工人的学校和乐园”,公益性是其最主要的特质。建馆迄今的64年来,黄浦区工人体育馆始终不渝地坚持面向职工、面向基层、面向社会,坚持把公益性服务活动作为场馆的主业,为工会体育事业与时俱进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曾屡屡荣获市、区乃至全国的表彰,2016、2017年又相继获得上海市群众体育先进集体、全国群众体育先进集体的荣誉称号,系上海市职工体育示范基地之一。

    (二)变化与转折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行政区划的调整以及广大职工群众对体育健身需求的不断丰富和提升,2009年10月,黄浦区人民政府批准置换迁建黄浦区工人体育馆新馆,项目投资由区政府负责承担,总投资近3亿元。新馆迁建工程于同年12月开工建设,2013年8月竣工,新建成的黄浦区工人体育馆占地面积10676平方米,由场馆楼、综合楼、行政楼三幢楼组成了错落有致的建筑楼群,总建筑面积32213.52平方米,其中地上建筑面积21502.77平方米。建成后的体育馆拥有乒乓球、台球、保龄球、羽毛球、器械、游泳、壁球、动感单车、瑜伽、跳操等十二个项目馆,还建有餐饮、商务、会务、银行、超市等配套设施,新馆的功能格局融传统和时尚于一体,是目前上海市工会系统范围内面积最大、设施最新、功能最全的室内体育场馆。

    一流的设施,要有一流的管理和一流的服务。然而在硬件条件提升的同时,职工人数偏少、文化程度偏低、年龄结构偏大,场馆经营方式陈旧、管理效率低下等一系列问题日益凸显,传统的体育场馆经营和管理模式已远不能适应当前市场经济和职工体育发展变化的需求,为了在恪守“工人的学校和乐园”的固有属性、坚持工人体育馆姓“工”、姓“公”的同时,能够直面体育健身消费市场的激烈竞争、并力求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推动工人体育馆走上健康持续发展的良性轨道,在市、区总工会的支持和关心下,黄浦区工人体育馆借建馆六十周年纪念暨新馆开馆迎客之际,多方位地引进了PPP管理运作模式。PPP模式的引入是黄浦区工人体育馆探尝实现“公益性、市场化、高品质服务”有机结合的一个创新举措,也是区工人体育馆自我发展进程中的一次重大转折。

    二、ppp模式在黄浦区工人体育馆的运作形态

    (一)ppp模式简述

    PPP模式即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缩写,以参与方的“双赢”或“多赢”为合作理念,是指与社会资本之间,为了合作建设基础设施项目,或是为了提供某种公共物品和服务,以特许权协议为基础,彼此之间形成一种伙伴式的合作关系,双方共同承担责任和风险,最终使合作各方达到比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1]可以这样说,PPP模式的运用是对原有行政管制型模式下产生的一系列问题的自我革新。

    PPP模式又可细分为BOT、BOO、OMC等模型(见图一)。

    图一:PPP模式下的典型模型[2]

    由于世界各国意识形态不同,且处于PPP发展的不同阶段,导致各国使用的术语不尽相同,如果使用最为广泛的世界银行对PPP模式的分类进行定义,则PPP模式可分为外包类、特许经营类和私有化类三大类(见图二),其中外包类PPP模式(主要为O&M模型、MC模型),系指政府投资并保留公共资产的所有权,社会资本或项目公司承包整个项目中的一项或几项职能,例如只受政府之托代为管理维护设施或提供部分公共服务,政府则向社会资本或项目公司支付相应管理费用。

    图二:世界银行关于PPP的分类[3]

    (二)黄浦区工人体育馆的PPP模式运作形态

    根据图二所示,外包类PPP又可分为模块式外包和整体外包,黄浦区工人体育馆运作的PPP模式乃是模块式外包,主要表现为:

    1、引入专业管理团队,实施项目馆日常运行的管理外包。

    黄浦区工人体育馆本着“双赢”的理念与专业管理团队合作,实施管理外包,委托专业管理团队引进市场化管理模式,进行专业高效的日常经营管理。

    新馆建成以后,区工人体育馆将游泳、器械、羽毛球、跳操、瑜伽等项目馆组合成健身中心,委托上海美格菲体育健身中心有限公司经营,乒乓馆委托上海绿蚁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经营,台球馆、保龄球馆则委托上海市浦东新区台球协会经营,并委托上海晟新物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全馆进行物业管理,负责场馆后勤服务,为场馆的安全、整洁、明净提供保障和支撑。

    2、依托体育社会组织,实施重大赛事活动的服务外包。

    组织开展多方位、多层次、多品种、多品味的职工体育比赛和培训活动,满足广大职工群众对于体育健身的需求是区工人体育馆的主业,而创新活动特色、打造精品赛事则是区工人体育馆主业的“点睛之笔”和亮点所在,如果重大赛事活动委托市、区体育社会组织承办,其拥有的专业性、能动性和高效率,无疑是使“点睛”和“亮点”由预期变为现实的重要依托。因此2013年11月新馆正式投入运作后,区工人体育馆采取“一赛协”服务外包的形态,同上海市职工文体协会、黄浦区职工体育协会、浦东新区台球协会、黄浦区乒乓球协会、上海市剑道协会等8家体育社会团体建立了委托合作关系。

    三、ppp模式助推黄浦职工体育发展

    PPP经营管理模式带来的变化是多方面的,只要解析一番黄浦区工人体育馆近四年来围绕实现“公益性、市场化、高品质服务”有机结合的目标、运用PPP模式助推职工体育这一主业发展的历程,不难得到强而有力的佐证。

    (一)PPP模式助推活动组织方式出转机

    引入PPP模式之前的黄浦区工人体育馆,其组织开展职工体育活动的方式基本处于“单兵作战”、“唱独角戏”的状态,或是几个体制内同类单位联办,方式单一且效率不高。PPP模式的引入,得以使区工人体育馆能够在活动组织方式创新的向度上,将目光由体制内从容地扫向社会与市场的广阔层面,寻求场馆、社会、市场三轮驱动,并通过筛选求得强强联手、合力拉动城区职工体育蓬勃发展的功效。区工人体育馆近年来的大量实践证明,这种将公共资本与社会资本结合起来的举措,使得具有市场特质的体育产业、具有专业素质的体育社会组织能够有机融入体制内的公益型场馆事业单位,实现职工体育活动在组织方式上的最优化组合,一破以往的窠臼。

    (二)PPP模式助推职工健身观念出变化

    PPP模式的引入对职工群众健身观念的转变也起到了积极的助推作用。区工人体育馆依托PPP模式所展开的林林种种的职工体育健身活动在内容、形式和服务品质上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卓有成效地推动了“公益性、市场化、高品质服务”有机结合的进程,而多层次、多品位和多样化的职工体育健身活动,在“我参与、我快乐、我健康”的愉悦氛围中潜移默化地对职工的健身观念产生影响,越来越多的人逐渐由过去被动的“要我参加(体育健身)”转变为现在主动的“我要参加(体育健身)”,至于“花钱去吃饭,不如花钱买健康、花钱去流汗”则成了日趋时尚的一种消费理念“体育让生活更精彩”已然成为广大职工群众的共识。

    (三)PPP模式助推场馆管理出实效

    区工人体育馆运用PPP模式助推各个项目馆的经营管理出实效,主要显现于以下两个方面:

    1、引入特色管理,吸引职工消费。

    黄浦区工人体育馆各项目馆都由专业的管理团队引入特色管理方式,并以吸引职工群众前来消费为主要目的不断调整管理招数。乒乓球馆开设了图文并茂的乒乓球史话走廊,让职工群众在锻炼身体的同时,感受体育文化熏陶,并设置“爱好者沙龙”、老年人专场,分别为乒乓球爱好者、退休职工提供针对性服务;保龄球馆在场馆内的每根球道上设置“英雄榜”,记录该球道的历史最高纪录,激发前来健身的消费者对保龄球运动的兴趣和刷新纪录的勇气;美格菲健身中心为会员举办丰富多彩的年会活动,增加健身中心对职工群众的吸引力,提高职工群众消费锻炼的积极性,增强会员凝聚力。

    此外,区工人体育馆不仅是一个公益属性的场馆,也是一个参与市场竞争的窗口单位,故而要想实现场馆“公益性、市场化、高品质服务”有机结合,关注区工人体育馆公益成果的同时,资产价值增值的经营目标也是重要的刚性指标。三年来,区工人体育馆依托于各项目馆特色管理,吸引了众多职工群众前来锻炼,2014年至2016年区工人体育馆各项目馆经营收入呈现逐年提升的态势(见图三)。



    QQ图片20170918103235

    图三:黄浦区工人体育馆各项目馆三年经营收入一览表

    2014年各项目馆全年总收入:美格菲健身中心4121320元,乒乓馆409600元,保龄球馆237600元,台球馆265000元;

    2015年各项目馆全年总收入:美格菲健身中心5654706元,乒乓馆423500元,保龄球馆320000元,台球馆340000元;

    2016年各项目馆全年总收入:美格菲健身中心6703944元,乒乓馆429500元,保龄球馆500000元,台球馆300000元。

    2、提升服务能力,承接体育赛事。

    专业的管理团队为区工人体育馆带来了更具专业性的服务能力,使区工人体育馆举办的各类赛事得到广大职工群众的一致好评,场馆的社会效益由此进一步得到扩大,而高效的PPP管理模式又使得区工人体育馆能凭借场馆一流的硬件基础承接或承办更多的体育赛事,从而在提高场馆利用率上取得更大、更多的实效。近四年期间,区工人体育馆先后承接了浦东唐城世界9球中国公开赛全国青少年女子选手上海地区选拔赛,房山、浦东、咸阳、南通台协交流活动“浦东·唐镇杯”台球比赛等,快乐乒乓球全国总决赛上海选拨赛、“岸度杯”全民皆乒上海站积分赛等大型的体育健身比赛,巧用社会资本的各种优势来不断提升场馆的服务能力,进而增加场馆的社会知晓度与美誉度,这对于引入PPP模式后的区工人体育馆而言不能不说是一种利好的收获。

    (四)PPP模式助推活动服务出能效

    借助体育社会组织的资源优势、采取“一赛一协”的方式,委托具有一定专业素质和社会知名度的体育社会组织承办一系列市、区级职工体育赛事,从而达到扩大办赛影响、提高活动能效的预期,是区工人体育馆利用PPP模式助推职工体育发展的重要套路

    黄浦区职工体育协会是与区工人体育馆合作最早、关系最为紧密的社会组织,它是上海市区县工会系统中硕果独存的职工体育社会组织,有着近20年的建会历史,服务对象覆盖了黄浦区四分之三的大口工会。区工人体育馆新馆正式运转迄今的近四年间,黄浦区职工体育协会受区工人体育馆委托,参与实施了黄浦区第一、二届市民运动会职工部分全部比赛项目的承办工作,承办了上海围棋超级联赛(第六轮比赛)、上海职工体育健身“四季”(秋季)大联赛、连续四届南京路马路运动会、四届“工会杯”机关乒乓球比赛以及“老凤祥杯”职工保龄球、“黄浦杯”职工钓鱼、公务员和职工桥牌双人赛等大中型规模的职工赛事活动计50余项

    上海市职工文化体育协会羽毛球、钓鱼专业委员会,是市一级的体育社会组织,拥有策划、办赛、执教、仲裁等专业团队。在受托承办区市民运动会羽毛球、钓鱼等转项比赛活动过程中,两个专业委员会的服务团队能够点对点、面对面的为参与者提供指导服务,收到参赛者的广泛赞扬。

    黄浦区乒乓球协会是发芽自区工人体育馆的体育社会组织,协会法人代表为区工人体育馆乒乓馆负责人,自成立之后承担了区工人体育馆各项乒乓球比赛及培训的组织开展工作,真正做到根植区工人体育馆,反哺区工人体育馆。

    据计,区工人体育馆引入PPP模式后,通过“一赛一协”的委托办赛方式,累计举办了市、区一级的体育健身比赛80余项,吸引职工群众参与的人次超过55000人次。

    (五)PPP模式助推职工体育出成果

    自新馆开放以来,区工人体育馆坚持在场馆管理、活动服务等各个方面对PPP模式的应用做出积极有益的探尝,并在助推职工体育活动的开展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效,三年来接待来馆客流人数、公益活动人数均稳步上升(见图四、图五):微信图片_20170906160408

    图四:黄浦区工人体育馆三年接待来馆客流人次表

    微信图片_20170906160431

    图五:黄浦区工人体育馆公益活动人次表

    2014年,区工人体育馆接待来馆客流量99257人次,公益活动(注:“公益活动”包括一年一度的马路运动会、各类职工体育比赛和培训活动,“零场租”服务等,以下同)开展386场(项、次),参加公益活动单位106家,人流量总计为26348人次,用于公益活动的投入(注:此处仅计各类比赛、培训的投入,以下同)近60万;

    2015年,区工人体育馆接待来馆客流量156832人次;公益活动开展415场(项、次),参加公益活动单位151家,公益活动人流量总计为30442人次;用于公益活动的投入78万余;

    2016年,区工人体育馆接待来馆客流量176708人次,公益活动开展2183场(项、次),公益活动单位638家,公益活动人流量总计为32266人次。用于公益活动的投入逼近100万。

    根据区工人体育馆2014至2016三年来的活动数据资料显示,场馆接待的来馆客流人次逐年提升,且公益活动人次所占比重始终维持在20%上下,公益活动的资金投入也逐年得以增加,扫视上述数据后不难发现,区工人体育馆在积极提高经济效益的同时,始终恪守着场馆姓“公”为“工”的公益属性,做到了两手都抓、两手都能硬,努力在社会、经济两个效益的价值坐标系中优化“公益性、市场化、高品质服务”有机结合的定位点。

    与此同时,区工人体育馆也借助PPP模式打造了一系列市、区一级的职工体育品牌活动和精品赛事,如一年一度的南京路马路运动会,至今已举办42届,是每年冬日南京路步行街上一道亮丽的体育人文风景线,被评为上海市优秀职工体育品牌活动;一年一度的上海市职工台球俱乐部团体赛,已由区级赛事发展为上海市乃至城际台球爱好者邀请赛,目前正在“做实、做好”的基础上进一步“做强、做大”,力求走出上海,面向全国。

    有探索就有发现,有耕耘就有收获。近四年中,区工人体育馆被列为上海市职工体育工作的示范基地,2015、2016年又先后获得上海市群众体育先进集体、全国群众体育先进集体的荣誉称号。

    四、不足

    如同一切新生事物在它刚刚问世时不可能完美无缺那样,区工人体育馆引入PPP经营管理模式也绝非无暇可击,它的引入是在上海工会文体事业单位范围内尚无先例可鉴背景下的一种“破冰”探尝之举,因此难免存在一些不足和缺陷。细细解析一番区工人体育馆运用PPP模式的实践过程,不足之处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运营监督制约机制有短板

    区工人体育馆对受托方运营监督制约机制仍存在缺陷,在受托方日常运营管理中,出现了项目馆设备使用、维修、保养责任界定不够明晰,机制不够完善;受托方人事更换、变动的呈报备案制度有空白,不时会发生委托方与受托方工作人员“同一屋檐下,相互不认识”等情况出现,监督管理难度也随之加大;委托方对受托方的运营监管机制还未形成系统性的规范,尚处于组线条状态等。

    (二)管理团队一线员工队伍稳定性有欠缺

    一线工作人员是区工人体育馆面向前来消费的职工群众最直接的窗口、是区工人体育馆形象的缩影。然而自建馆以来,受托方一线工作人员流动频繁的问题较为突出,这不仅直接影响到场馆对外服务质量,而且不利于管理团队员工队伍建设,还会增加新进员工的培训成本,对来馆运动健身的职工群众其消费体验与情感也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弱化作用。

        (三)风险意识薄弱,创新动力欠缺

    区工人体育馆是初次尝试使用PPP模式对项目馆进行管理,故而在协议之初给受托方拟定的经营目标、制定的任务要求都相对比较宽松,受托方的压力不大,风险几无,这使得受托方不需要在创新工作方式、方法上下苦功夫就能够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创新驱动力不够强劲,容易产生“因循守旧”的“惫懒”惰性

    五、建议

    (一)完善运营监督制约机制

    从制度上明晰区工人体育馆与各项目馆受托方之间的权力与义务,细化管理制度,明晰双方职责完善区工人体育馆运营监督制约机制。优化项目馆设备使用、维修、保养责任制度,受托方人事更换、变动呈报备案制度等加强区工人体育馆对受托方监督制约的权力。

    (二)加强管理团队员工队伍建设

    在待遇上采取“薪酬跟进策略”,尽量做到员工薪酬对外具有一定竞争力,对内“同工同酬”具有公平性。在精神上进一步淬炼管理团队文化,辅以开展多姿多彩团建活动等方式提高职工愉悦感,增强员工凝聚力。在制度上完善管理团队内部管理机制,用制度管人,稳定职工人员结构,将管理团队员工流动降低到最小程度。

    (三)增强风险意识,加大创新力度

    在进一步具化区工人体育馆与受托方双方的权力与义务的基础上,加强并完善风险责任机制建设,促使受托方增强。风险意识,加大创新力度,做到在服务方法上有新探索,工作方式上有新发现,更好地服务来馆职工群众,助推职工体育发展。

    六.结论

    黄浦区工人体育馆坚持工会文体事业单位“学校和乐园”的基本属性,引入PPP模式探尝“公益性、市场化、高质量服务”有机结合的实现途径,在助推职工体育这一主业的发展上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成效,因而获得国家体育总局和市、区总工会、体育局,社会各方以及各级企事业基层工会、广大职工市民的首肯与好评。然而,运营监督制约机制不够完善,管理团队员工队伍稳定性有欠缺以及风险意识薄弱、创新动力不强等问题的存在,对区工人体育馆下一轮PPP模式管理运营带来了新的挑战。“没有比头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区工人体育馆须迎难而上,将挑战化为机遇,助推职工体育事业更上一层楼。

    [1] https://baike.so.com/doc/5498035-5735949.html

    [2] 彭桃花,赖国锦. PPP 模式的风险分析与对策[J]. 中国工程咨询, 200407.

    [3] 刘薇PPP 模式理论阐释及其现实例证[J].改革,201501.

    [4]丁云霞 两权分离背景下公共体育场馆委托经营管理模式的应用[N].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2017 ().